天亦北_

这里天亦,高一理科狗,随缘上线/11号线长弧。咸鱼画手。写文零基础,写了就发不怕丢轨。主北上地铁拟人,沉迷宋家庄/虹桥南京东。坐标不明。

摸*一条线的自述

“从我有记忆起,我就躺在轨道上了。

那天我颈上戴着大红花。他们围在我的身边,讲着我听不清楚的对话。或许那几个重复的字词,就是我的名字吧?后来才知道,那确实是。

他们使我感到亲切和幸福。有的还看看我的大红花,呼唤着我。我陪同他们一起奔向前方,他们中的许多人,正是我以后每日陪同着的同行。

我爱玩电磁铁,除此之外我唯一的爱好,就是飞奔在这八公里长的轨道上。我走着走着,整个身子就开始悬空。我和轨道的这段距离,令人引以为傲。

总有人来问我为什么我总是悬空的。哦,原来那是如此不平常的事情,自此,我时常感受着这种感觉,那是科学的力量啊,科学是多么伟大。

我不会和他们说话,只是笑了笑。我是个孤独的孩子,也不善于言辞,能叫“S1”,我尽量不叫“北京磁浮”。北京地铁的线路图我记得,我深知自己只是一条西边的脱网线罢了。我从未亲眼见到东边那二十几个兄弟,每天只有这一些同行者来陪伴我,来呼唤我的名字,那已经足够令人满足了吧。

我也明白,有的朋友也很喜欢我——他们看着窗外的风景,宁愿陪着我从金安桥来到石厂,再从石厂回到金安桥。印象中,甚至有并不是操一口北京口音的朋友。每一次都让我激动。

只是这让我养成了习惯:每次来到金安桥,都要望向东方——遥遥无期的苹果园。虽然我确实看不到,但是,要是能够看到,该有多好啊!

那天,我照例从金安桥开始,忽然听到急促的声音,是在喊我的名字。那位年轻男子,一路小跑地冲向我,向着我招手。

我接上他就向西奔去了,他也按例在石厂站让我载了回来。

来回的十六公里还是太短。不知不觉,又回到了金安桥。我默默地停下来,望着那给我无限幻想的东方。

“哦,我也要回苹果园了。”

“S1线过两年就可以去苹果园了……可是他现在还不行……”

原来他就是从东方过来的。我想在他身上嗅到关于未曾谋面的兄弟的气息,可是他终究离去了。我仿佛看到他出站后身上洒落的夕阳的光辉。

我何时才能往东走呢?”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