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北_

这里天亦,高一理科狗,随缘上线/11号线长弧。咸鱼画手。写文零基础,写了就发不怕丢轨。主北上地铁拟人,沉迷宋家庄/虹桥南京东。坐标不明。

一条线的自述(续

“金安桥每日的风起云涌我都看在了眼里。伴随我的只有这些同行者,这八公里长的轨道。对了,还有线路图。

我又一次注意到了线路图。

金安桥和苹果园之间的那一段虚线,对我来说是那么的刺眼。不知道何时才能将这一段填得满满的,填上表示我的棕色。

那个深夜,线路图上的一切还是没有变化。我在金安桥站走着,走着,最终还是被它吸引住了。

一号线他……会是我第一个会见的兄弟吗?这位北京地铁的老大,这位辛勤的劳动者,他就在我的东边。哦,我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竟然没有见过领导。

别想了。一号线将会关闭苹果园,在这几年之内。是那位年轻男子告诉我的……我还记得他,我忘不了他。

后面似乎隐隐约约传来了脚步声。这么迟了还会有人?不,不可能的吧。

确实有脚步声。啊……

然后,他开始像别人一样,呼唤着我。

虽说像别人一样,可是,没有人像他一样,竟喊出了我这么多的别名。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我的规划名字叫“门头沟线”。可他在喊我“S1”“磁悬浮”这几个名字之后没有得到我的回应——我根本没有转过身,于是他竟叫我“门头沟线”。

在他喊我“大台线”之前,我差点忘了这个万年没被叫过的名字。

我这才意识到我有多矮。矮到悬空了仰头了才能好好看线路图,还感觉这个声音是从头顶上砸下来的。待我终于转过头,看到了这位比我高二十厘米左右的朋友。

他棕黄色的头发随风飘扬,而我的头发是棕红色的。这就是所谓的默契吗?

虽然我还是没有回答他。

他看上去有些焦急了,不安地搓着双手。真对这位朋友感到抱歉,毕竟只要是素不相识的人,我都不会贸然和他说话,让他久等了。

“兄弟!我是六号线啊!怎么不理我?”

“不会是有听力问题吧大兄弟!”

什么?!六号线!!

顿时觉得自己特别失礼,我压抑着内心的激动,终于憋出了俩字:“……您好。”

他竟然会主动来找我?!在线路图上,他显然不是离我最近的——而是第二。我差点儿把他忘了……

“你真的是S1吧?”

“我明年就要来金安桥了,真是令人激动!”

——六号线西延工程!!

早就听说六号线会西延,可是我却万万没想到他会来到金安桥。原来他第一个来见我啊!

我期待地望着他,盼望着下一次的相遇与合作。”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