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北_

这里天亦,高一理科狗,随缘上线/11号线长弧。咸鱼画手。写文零基础,写了就发不怕丢轨。主北上地铁拟人,沉迷宋家庄/虹桥南京东。坐标不明。

脑洞段子整理【第八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DF337:

黑历史系列。写于2015.06~2016.03。
轨交拟的私设之前发过。不过现在有一部分设定已有变更(未发)。本段集基本遵从旧设定。
p.s.成畅(后改名申畅):可视作申通/上海地铁拟人


#上海区县拟# #上海轨交拟# #闵行# #5号线#
“闵行姐姐,闵行姐姐!”5号线又一次跑来闵行的办公室。闵行放下手头的工作招待他:“怎么又来我这边了?不找别的线路去玩?”
“没交集,不熟……”5号线嘟囔,“只有闵行姐姐你会理我嘛……”
“哎,可怜的小家伙。”闵行从抽屉里拿出些小零食来予他吃,“没事,还有我呢。闵行姐姐最疼莘闵(5号线别称)了哦!”
“真的吗?”5号线仰头看着她,眼睛里闪起了光。
“骗你做什么。”闵行笑。
“那……那……闵行姐姐能不能帮我追大哥啊?”5号线支支吾吾地说,“那个……我喜欢大哥好久了,但他老不理我……”
“……”闵行想起成畅前段时间才跟她说的1号线2号线如今越走越近之事,决定还是不要依着5号线比较好,“为什么一定要追1号线呀?”
“因为……因为大哥人很好!只有他会注意到我的存在!……”5号线见闵行没有立刻答应,不免有些着急。
“莘闵,听好了,我今天要给你上重要的一课。”闵行忽然严肃了起来,“这个道理,你今后一定要记住:千万别吊死在一棵树上!”



#设定# #轨交各线路与众区县之间的关系#
【为与区名区别,类似于浦东线、宝山线等线路别称都改为申浦、申宝等。一来与原有的申松、申嘉统一,二来算是随申通姓?】
1号线:好像没有关系比较特殊的区?跟闵行稍微热络一点,因为锦江乐园—莘庄一段似乎是闵行出钱建的。
*******
2号线:跟所有区都关系平平。
*******
3号线:↙️有了弟弟还理区做什么xxx
4号线:↖️有了哥哥还理区做什么xxx
*******【好像漏了一条分割线x
别称莘闵线的5号线:闵行姐姐最好了!T T
↑闵行待5号线就像自己儿子一样!
*******
别称浦东线的6号线:(抱怨新区)为什么当初只给我修C4啦现在挤得要死还老被骂!
新区:我当初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
6号线:哼,你自己区里有多少人你会不了解嘛?!肯定是想省钱不想挖大隧道!
新区:……没有!绝对没有这回事!
(新区:……为什么申浦不能像莘闵那样呢……
闵行:毕竟你女儿有伴啦( ̄▽ ̄))
*******
别称宝山线的7号线其实和宝山一点不熟。
7号线:我为什么会叫宝山线啊好奇怪……
宝山:……原来是有宝山线……的么?……
(8号线:所以你还是叫世博线比较合适╮(╯▽╰)╭
7号线:世博专线不是13号线么?谢你抬举哦我还没这个资格。
8号线:不,你蛮应该叫世博线的,简称SB线。
7号线:……你过来……)
*******
别称杨浦线的8号线……好像跟杨浦也没太大关系……
杨浦:……但8号线老被吐槽,搞得我也觉得自己躺枪了……
(7号线:所以你也很应该叫世博线嘛。
8号线:不不不我可不比你有资格。
6号线:有什么好吵的,你们不是公认的世博组吗?
7号线、8号线:……)
*******
别称申松线的9号线倒是和松江蛮熟。
“松江哥好巧啊哈哈哈……别告诉大哥我跑来这玩了!”
“松江哥哥最好了所以就当没看见我吧!”
松江:……现在的年轻人真贪玩啊……
*******
10号线与各区关系都一般。
但我们至今仍未知道她的别称徐虹线是指徐虹铁路还是徐汇&虹口=。=
*******
别称沪嘉(曾名申嘉)的11号线以前与嘉定关系很好。现在路线长了以及一些别的原因(不告诉你们!)不太在嘉定逗tou留lan了。不过和嘉定的关系依旧不错啦!
*******
12号线与各区关系平平。
*******
13号线与各区关系平平。不过当年作为世博专线的时候主要是卢湾在照应着。可惜2012年再次出现时他再没见过卢湾。“记得世博会的时候有个区挺照顾我的,怎么就没再见过呢?……”
普陀:……你说的是黄浦吧?你还没延到他那呢。
13号线:……是叫黄浦么?感觉好像不是哎……
*******
16号线常听别人说她是南汇的地铁线。
有一次好像在梦中遇到过一个自称南汇的人呢?
*******
实为金山铁路的22号线(是城际铁路不是地铁!)自然与金山关系很不错啦,毕竟金铁算是金山短期内最大的线路了。
*******
磁浮线&张江有轨电车
新区:……自己装的X,亏着也要装下去……



#上海轨交拟# #世博五线# #关于午饭的讨论#
【*世博期间,五条涉博的线路(4、6、7、8、9)被要求必须守在经过世博园的站点附近以时刻准备应对大客流或突发事件。不过由于中午时出入园区的人流相对较少(应该是这样的吧我不确定),因此定每天11:30至13:00为午休时间,五线可在这段时间内解决午饭且可免费进入世博园区游览。】
“四哥又跟三哥跑了么?”6号线很不满地说,“真是的,畅姐当初怎么会定他为组长的啊,一点也不靠谱。”
“咳,毕竟人家……其实他也就这个时候会不靠谱一下嘛。”7号线替4号线辩解了一句,“反正吃顿午饭也不差这个组长,少一个人还少一个主意呢。各位有什么想法?”
“随便找家餐厅去吃一顿就得了呗。”8号线说得很随意,“反正园内餐厅多得是,光这附近应该也有几家可挑了。”
“8号线你好没追求啊。”6号线摇了摇头,“要我说就应该到法国馆里边去吃顿法国大餐,或者去意大利馆吃顿意大利面。在世博园里边吃外边都吃得到的餐厅,岂不是太亏了。”
“就是嘛。”9号线对6号线表示赞同,“应该找个比较好玩而且又有特色餐厅的场馆!这样不仅能参观一个场馆又能解决午饭问题,一举两得哎!”
“两位姑娘……我觉得我们应该实际一点……”7号线扶额,“且不论价格问题,像法国馆意大利馆这样的热门场馆,我们一个半小时能不能排完队都是个问题呢,还要吃饭还要参观?等我们全部看完都不知道要到几点了。你说下午晚到一会会还好说,晚到太久……非被畅姐骂死不可。”
“明明下午人流量也不是很大,畅姐管那么紧干什么嘛。”9号线嘟囔,“我们每天要从早上八点半守到晚上十二点,也不给我们多玩一会……”
“话不是这么说的嘛,毕竟世博会是很重要的盛会,不可以有疏忽的。”7号线无奈道,“我还是比较赞同老八的想法,在附近随便找家餐厅解决了就得了。”
“什么老八,我是你八哥!”8号线很不满地纠正他。另三人听到这话后都忍不住扑哧一笑。7号线顺着他说:“好好好,八—哥—”
“……你故意的是吧?”8号线气道。
“不是你叫我管你叫八哥的吗?”7号线理直气壮地说。
“你……”
“你们别吵了。”6号线打断他们的争执,“我说,要不我们去比利时馆?听说那边馆外就有特色小吃可以买,有华夫饼啊薯条啊巧克力啊,听起来很不错呢!”
“诶这个好这个好!”9号线立马两眼放光,“我也想去!”
“那要不就去比利时馆看看?”7号线也动了心。
“好的呀,去看看吧。”8号线点点头。
……
n分钟后,比利时馆前。
“这个薯条好好吃!我想再去买一份哎!”9号线刚吃完一份薯条,意犹未尽。
“想吃就去买呗。”6号线慢悠悠地啃着华夫饼,“我觉得这华夫饼卷冰淇淋味道也不错。”
7号线一直在研究着一张告示,看毕,他回来告诉三人:“我们每人应该都可以在那个窗口换一块比利时巧克力,怎么样?要不要去看看?”
“先吃饱再说吧。”8号线道,“反正时间应该挺充足的,别那么急嘛。”
“我突然有点心疼四哥。”6号线幸灾乐祸地说,“他们肯定找不到这么好的地方。”
“老天总要眷顾单身狗的哈哈哈!”
……
与此同时,法国馆。
“你前面在这边排了多久啊?”4号线问,“离岗这么久,畅姐不会说么?”
“就排了十几分钟吧。”3号线笑道,“我事先查过的,在这里吃饭不用等很久。而且吃完了就能直接进去看。怎么样?等会进去逛一圈?”
“好……”4号线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其实……外面随便吃点什么就可以啦,这里挺贵的。”
“你等会晚饭没时间好好吃,中午吃顿好的也是应该的。”3号线道,“这边吃一顿两个人也不过四百块不到,偶尔来一次也不算什么嘛,再说你这次加班那么多补贴呢。对了,后天我轮休,你有哪个馆想去的?我帮你去排队。”
“不用啦——”
“我一个人闲在家也无聊嘛。”3号线耸耸肩,“陪你一会,顺便玩一圈,不是挺好。你别老那么不好意思啊。”
“呃……那你挑吧,其实我也没啥特别想去的……”
“好吧,哎,你也真是……”3号线无奈道,“那晚饭想吃什么?我给你打包送进来,顺便帮我问问那四个小的吧,我一并带过来好了。”
“唔,那我等会去问问他们。辛苦你了。”
“不要那么客气嘛……”



#上海轨交拟# #关于申通家最可爱的小孩子的采访#
-------成畅-------
成畅:最可爱么?我觉得还是1号线吧……可能是因为1号线是第一个所以对我们来说太特殊了吧?呃,其实我现在都觉得1号线是最可爱的,因为,嗯,因为全轨交只有1号线是盈利的TvT上头真的穷疯了,你们相信我TvT
-------1号线-------
1号线:其实我觉得大家小时候都蛮可爱的,咱家没有特别熊的孩子嘛,都挺好的。……(顶不住2号线盯着自己的目光)2号线小时候最可爱!可以了吧!你连这个都要跟我争么!
2号线:大哥你以前都是这么说的。
1号线:……你别装傻,你知道我那是哄你的……
2号线:大哥说话要算话。
1号线:……
-------2号线-------
2号线:大哥。
众:等等你怎么知道大哥小时候长什么样子的啦!
1号线:呃……他刚出现的时候,我的确不比他大多少……
成畅:……那啥,2号线其实问我讨过你还是个小不点时候的照片……
1号线:?!然后你给他了?!
成畅:……给了……
1号线:畅姐你就这么把我卖了么……
成畅:那时候他还是个小孩子!我哪晓得他……
2号线:畅姐(笑)。
成畅:……你们夫夫之间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去。反正我是无辜的。嗯。
-------3号线-------
众:这个人似乎没什么好问的……
3号线:我家二期(指4号线,明珠线二期)的确很可爱嘛!真是的,既然知道了还问什么……
DF:不不不我要改进问题。除了4号线!你觉得谁最可爱!
3号线:除了他啊……二哥?
2号线:明珠(指3号线)是嫌自己长得太高了?
3号线:那啥,我什么都没说……我走了,拜拜!
(此处有一身高梗:2号线小时候长得很慢,一度要比3号线矮很多,因此3号线以前老对他各种调戏(划)揉头。然而2010年时随着2号线延伸段的开通,2号线身高疯长,现在比3号线要高10+cm。于是现在3号线看到2号线都绕着走……生怕2号线报复……以后这个梗应该会成段哒。)
-------4号线-------
4号线:最可爱的小孩子……?呃……
DF:先忽略小34!除了小34之外!
4号线:唔……我能提名我哥吗?
众:o_O?!
1号线:嗯……其实4号线刚出现时,3号线要比他矮一点点……
3号线:咳,不过两厘米罢了,再说身高不是问题!我有哥哥的样子就好了嘛!……所以说阿环我哪里像可爱的小孩子了啊!
2号线:你本来就很小孩子气,只是环线平时不忍心戳穿你罢了。(嗤笑)
3号线:……(深受打击)
4号线: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跟哥哥待在一起的时间比较久……呃……别的小孩子……没怎么注意……(声音越来越轻)
DF:……汪ni汪men汪xiu,汪wo汪xian汪zou汪le。
众线路:主持人好像有点奇怪啊……
-------5号线-------
5号线拒绝了我们的采访。
只好祝愿他快快长大了x
-------6、8号线-------(作者开启了偷懒大法x)
6号线:……小孩子?感觉有交集的几位在认识时都已经长大了。哦对,新来的十二妹倒还是小孩子,不过……感觉那姑娘并不是那种可爱的类型,是比较要强的呢。啊,总感觉身边的人都好像没有童年的样子(指初开通时就已开通了较长的长度),是我的位置太偏了么?
8号线:谁说的?我就有童年,只是那时候你们还不太认识我而已。
6号线:哦?原来你这是已经长高后的身高啊?真看不出来呢。
8号线:……我的身高怎么了?!也不见得很矮啊!我还比大哥要高上一点点呢!
6号线:啊呀,可九妹就算身为女孩子都跟你一样高了呢(女孩子的身高在计算时乘的基准数比男孩子要矮10cm)。
8号线:……我还有延伸段呢!
6号线:九妹也有啊。
8号线:可你没有啊!
6号线:……你什么意思?
8号线:没……没什么意思……咳咳……
6号线:我今晚回去一定会让你再矮10·厘·米·以·上的~
8号线:……(求救7号线)七弟啊,咱俩兄弟一场,我今晚来你房间避个难行么……
7号线:……你活该。不行。
8号线:七哥!你知道我身体本来就不好!我会没命的!
7号线:……主持人,你能把他拉下去吗……
DF:咳,好,8号线请你先放开7号线的大腿吧。你再不放开……(看了眼6号线可怕的眼神)你今晚可能连菊花都要不保了……
-------7号线-------
DF:作者编不下去啦!要求改题目!所以接下来的各位就谈谈各自的童年吧?Q Q毕竟牌号小的都没见过几个小孩子…。
7号线:……这个问题我好像没法回答,我没有童年……
DF:……作者被逼死了能不写了吗orz
众:不行!
8号线:那你就说说你刚开通时的事呗,你又不是一次性全线开通的。
7号线:哦?刚开通时候的事?(挑眉)我就记得某个排号比我小一位的家伙,整天揪着我让我喊他八哥。
8号线:……畅姐,我要换排号……
-------9号线-------
9号线:小的时候啊……就记得那时只开通了松江那边的一段,所以只在宜山路有个换乘,还是出站换乘,所以与兄弟姐妹们接触不多……
7号线:听起来好可怜……
9号线:(自顾自地说下去)所以一直没什么人管我!每天都可以很自由地在佘山那边浪~哎可惜欢乐谷开得太晚了……现在没法这么闲着了呀,逛个徐家汇都要被大哥逮……
1号线:(胃疼脸)申松(9号线别称)……
9号线:∑大哥你在啊那啥我只是说着玩玩的我大部分时间都好好上班了大哥请相信我!
-------10号线-------
10号线:……其实我好像也没有童年啊。
DF:……好像是这样。不过十姑娘现在还在长身体吧?二期还没开通?
10号线:(怒)什么叫还在长身体啊?!我又不是小孩子!
DF:十姑娘我错了……对对对你不是小孩子,你只是还会长高……
-------11号线-------
11号线:小时候的事体……?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DF:等等11你真的有童年么?(看了看成长记录表(?))我感觉好像没有啊……
11号线:有的啊,我一期开通时只有一小段的来着。
DF:(看了看对方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再看了看刚出现时一米六的身高)……我懂了,您基因好……
(好像变成吐槽身高了……然而11的身高的确是逆天了全家最高啊…。)
-------12号线-------
DF:现在就是小孩子……跳过吧跳过吧……xxx
-------13号线-------
DF:也正处在童年期……跳过……
13号线:什么啊!这作者也太偷懒了吧!我好歹也出现五年了!又不是没有东西可以讲!
DF:五年……?!(翻了翻成长记录表)不是三年吗?
13号线:世博专线!你还乘过的呢!
DF:……(心音)那小半年也算吗……(开口)那好,您讲……
13号线:如果要说小时候那就是世博专线嘛!那时候刚出现就被委以重任,每天工作好久好辛苦!但是blablablabla……
DF:(心音)好蠢啊白工作半年没有工资拿有什么好高兴的……世博专列也都是借了9号线的现在早还给人家了……算了不打击他自尊心还是让他一个人骄傲去吧…。
-------16号线-------
16号线:一开通就很长了,好像也没有什么东西可讲……
DF:……那讲讲过去?
16号线:等3改6了以后大概就有黑历史可讲了……
DF:……
16号线:现在还活在黑历史中……



#上海轨交拟# #4号线初现的几夜# #34# #幼驯染(划)#
黎明前的暗夜,连瓦数极高的照明灯也显得无力了。嗡嗡的机器运行声,工人们的吆喝声,不断地传出,却又在顷刻间被吞噬在了无边的寂静里。悉悉索索的水声,是黄浦江在洗刷着堤岸?有人在大喊什么?为什么突然跑起来了?地面……?
“轰隆——”
“啊!”4号线惊喘一声,上半身从床上弹了起来。巨大的轰鸣声仍在耳边回荡,而这巨响仿佛蕴含了能量,几乎要把他的头撑到炸裂。
“唔。”被他吵醒的3号线揉揉眼睛,“还是做噩梦了吗?”
“嗯……”4号线轻轻躺下,“我明天还是一个人去睡吧。不然会影响你的。”
“梦到什么了?还是和前几天一样?”3号线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凌晨四点。“这事既然已经发生,那能不能不梦到不是你陪在他身边就能决定得了的。”白天里1号线与他说的话犹在耳边。大哥怎么就说准了呢?他有些失望地想,应该是有用的嘛,一定是大哥乌鸦嘴……
“嗯……还是就那一声响。”4号线又爬起来了。3号线拉住他,问:“怎么了?还早呢,再睡一会吧。”
“……不想睡了。”4号线轻声道,“哥哥你睡吧。”
“不行。太早了,再睡会。”3号线把他拽进被子里。
“……”4号线见3号线执意不让自己走,只好说实话,“我……有点怕……我想出去开盏灯。”
“别出去了,大冷天的,要着凉的。”3号线叹道,“有哥哥在呢,有什么好怕的。”
4号线往3号线那边靠了靠,不吱声。3号线伸手抱过他:“哥哥抱着你睡好不好?不怕了啊。睡吧,睡吧。”
“嗯……”4号线轻轻闭上眼,试着让呼吸平缓下来。



#上海轨交拟# #1号线故障相关# #大概212#
“喂?”1号线靠在站厅的座椅上,连来电显示都没看就接起了电话。“喂。你那边怎么样了?”是2号线的声音。1号线看着依旧立了不少人的站台,叹道:“运营恢复正常了,只是人还没疏导干净。马上……就好了吧。”
“人怎么样?”2号线又问。1号线苦笑:“就这样吧,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对了,过会你到徐家汇来找我好吗?我有点累,不想过来了。”
“好。”
“嗯,那我挂了。中午再说吧。”
“嗯,再会。”
……
2号线点了两碗馄饨,付了钱,随后看向对面有些疲惫的1号线。
“好些了吗?”
“差不多恢复了。”1号线笑笑,“我没事的,别担心了。”
过了一会,他又道:“只是又觉得,自己真的老了。”
“我老了。”
在2号线的印象里,第一次听到1号线说这句话,是在六年前的冬至。那天他的线路故障数发导致近乎全线崩溃。后来1号线为此事一直忙到近零点才回来。一到家1号线就累倒在床上,过了好一会,才对身旁当时还是个小孩子的2号线说:“我大概是老了。”
小小的2号线拼命摇头:“没有,大哥,你还没有老……”
但那时的他,除了不断地重复这些话,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而今天的他,也仍旧只能说上一句:“你想多了,你还年轻着呢。”
1号线靠向椅背,轻轻阖上眼:“哪里年轻了,我可是奔三的人了。不是说地铁的使用年限是30年么?我差不多就要够上这个岁数了。”
“那是列车和设备。伦敦地铁通了100多年,现在还在开呢。”2号线说道。
“人家的保养维修。”1号线玩笑道,“我大概只会一天比一天不中用了。啊,反正现在新线路也开了不少了,说不定等再过几年,我1号线,也就真的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别瞎想。”2号线微微皱眉,“你是南北大动脉,不会舍弃你的。谁都不会被舍弃的。”
“也对。”1号线道,“算了,不谈这个了,太压抑了。说点别的吧。”

#上海轨交拟# #世博会#
8号线一边用筷子戳着饭,一边瞅着离他们四个小辈坐的比较远一些的34两人。今天的晚饭照例是3号线帮忙带过来的,3号线也照例在这里(陪着4号线)一起吃了。
啊,秀恩爱真是可耻。
其实要说那两人大秀特秀倒也真是冤枉了他们,毕竟人家只是在吃饭时坐得离自己人比较近离其他人远了那么一点点而已。不过作者以自己16年的单身经验告诉我们:在单身狗眼里,情侣的一切行为都是在秀恩爱xxx
“啧,有男朋友就是好。”8号线轻声感叹。旁边的7号线闻言瞥了他一眼:“你想找男朋友了?事先说好别找我啊。”
“去你的。”8号线送了他一个白眼,“放着两个妹子不要来找你?我脑子进水了吧?”
“身为世博线你脑子里怎么可能没有水?”
“你有资格叫我世博线?你还有几列世博专车呢。”
……
9号线有些好奇地往7号线8号线那边看了一眼:“七弟八哥怎么了?”
离他们坐得比较近的6号线耸耸肩:“没怎么,只是两条世博线又因为那个他们共有的称呼吵起来了而已。”

#上海轨交拟# #世博会#
“你也对那两个姑娘感兴趣啊。”吵了一会觉得没意思的两人终于开始聊一些“正经事”。7号线听了这话后一脸黑线:“你这语气……真像要去诱拐花季少女。”
“咳,我哪有这个意思。你脑子都在想什么啊。”8号线瞪了他一眼,“我认真地问你,你看上哪一个了?”
“……你问这个干嘛?”
“咱们现在分好,免得以后要追的时候打起来啊。”
“这也能分吗!你真是世博线哎!”7号线已经不想跟8号线说话了,“要是真喜欢上同一个了也不是我们决定得了的啊!”
“……好像有点道理。”8号线咳了一声,“好吧……那你还是说说你看上哪一个了吧,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我干嘛要说啊?”7号线不干,“你不是比我年长么?要说你先说。”
“……我还不知道呢……”
“……其实我好像也不知道……”
……
9号线有些疑惑地看了看那边悉悉索索咬着耳朵的7、8号线:“七弟和八哥今天怎么鬼鬼祟祟的?”
6号线也往那边看了一眼,随后一脸悲痛地说:“大概是……想只留我们两个单身了吧。”
(7、8号线:等等你们好像误解了什么!!!)



#上海轨交拟# #面对突发故障时各线路的反应#
*******
1号线:又出故障了?果然自己已经不行了么?……哎……老了……
*******
9号线:啊好可恶又出故障了!最讨厌处理这些事了啊又不能溜出去玩了……怎么还没好……还没好……我想去XXX玩……
*******
4号线:出事了?!哪一段?!……还好还好,不是共线段就好……
……还是影响到哥哥了……(郁闷)
【咦我发现这个好像被我坑了?!【糊掉xx



#七夕贺段# #上海轨交拟# #2&1# #34# #86# #79# #1110#
“七夕快乐。”准备早饭时,1号线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同乐。”2号线愣了一下才应,“你打算过节啊?”
“道一声节日快乐而已。”1号线笑,“至于过节什么的就留给那些小情侣去吧,我们不合适了。”
*******
闹钟将34两人从睡梦中唤醒。4号线揉着眼睛刚想撑起身来,3号线已在他额头上印了一吻:“七夕快乐!”
“嗯,七夕快乐。”4号线回亲了他一记。
……
小34有些好奇地盯着34两人。六姐姐说今天是个很特殊的日子,可到底是什么日子啊?她只说看三哥和四哥就知道了。可他们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啊……
(34表示他们已经过了秀恩爱的年纪。)
(作者表示他们平时已经很秀了,所以不能再秀了。)
*******
“申浦(6号线),你今晚想去逛街吗?”8号线一脸期待地问。
“当然啦——”6号线先故意拖长了声音,随后很快地说道,“我已经和阿九约好去徐家汇了!”
“……”8号线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不过要是能有个人来拎东西就再好不过了……”6号线看向他。
“没事我可以来!”8号线赶忙应道。
“只是让你来拎东西哦。”6号线轻笑,“回头把老七也叫上吧。”
*******
七夕呢……
7号线很纠结地靠在列车壁上。啊,要不要给她送点什么?或者至少说一声节日快乐?反正她在这方面少根筋看不出来的……可我不敢啊!还是算了……真是的……到底要不要做点什么啊?
手机屏幕亮起,是电话。“喂?老八?找我什么事?”
“不要叫我老八……”8号线依旧先嘟囔着纠正称呼,“晚上七点,徐家汇碰头啊。”
“慢着。”7号线听着这话有点慎得慌,“你咋啦?被六姐甩了?那什么虽然我很遗憾但徐家汇我不能陪你逛——”
“去你的,谁跟你逛徐家汇啊。”8号线没好气地说,“申浦她们也去的。你自己看着办啊。”
“等等你说清楚啊到底都有谁——”
“还能有谁啊!”8号线心说你装蒜呢你,会跟申浦去逛徐家汇的也就那么一位吧,“今晚七点,9·号·线徐家汇站换乘大厅,你爱来不来!”
徐家汇站三条线你故意强调9号线对吧!7号线腹诽。“好吧,我知道了……不好意思,你这样的通知我不怎么想感谢……”
*******
“早啊十姊,节日快乐。”
10号线闻言停步:“呃……同乐……”
“中午……一起去吃顿饭吗?”11号线问。
10号线不语。11号线有些失落,刚想说什么,10号线已先抬头看着他道:“要是中午再碰到的话就一起去吃一顿好啦。”
“好。”
两人分别走到了彼此看不到的地方安坐下来。



#上海轨交拟# #34# #34撒糖(和DF被秀一脸)的日常#
“哔——哔——哔——哔——啪—!”4号线关上了车门和屏蔽门,等着站务员发出信号许自己驶离站台。然而旗子迟迟没有挥起。“怎么还不能走呢?哥哥快要到了吧?”他无奈地等着,突然就觉得有什么似乎靠近了自己的身后——“哥……你——”他惊呼一声,瞪大了眼睛看着身后离自己似乎有点过近的3号线。
“停车失误!停车失误!”3号线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开太急了……咳……”
“……你当心点啦……”4号线低着头转回身去。他的耳尖已是尾灯一般的颜色。
*******
3号线从挡板边探出头来。4号线居然还在进站啊……还好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没有开太快,不然……他们就真的可以等着分家了。
4号线大概没有发现自己,他如往常一样开门,上下客,关门——只是动作稍快了些。很快他就准备启动了——只待信号的发出。3号线又将身子探出了些,他看着前面的4号线,有些自私地希望他也能转身看一眼自己——虽然工作时还是不要互相影响比较好。
旗子挥动,列车加速驶离站台。4号线当然没有转头看他——这是在工作呢。
但是3号线知道4号线一定注意到了自己,不然,他为何要这么急着让轨道空出来呢?再说他们早已不需要靠眼睛来确认对方的存在。3号线总能准确地感觉到4号线正静静地等在他的身后,而4号线也总会在自己等待时加紧离开。这是他们在同一轨道上行驶了近十年后必定会有的默契——他们会让这份默契在这11公里轨道上永远行驶下去。
另一边站台上的DF表示不就是有无线电之类的通讯工具吗,秀什么秀。我大外圈的车呢怎么还不来,早外圈人民还有没有人权了。
【其实是个调度失误。当时还拍了照来着。不方便不放了xx】



#上海轨交拟# #34#
“哎,3号线!你过来一下好吗?”
“诶?啥事?”3号线有些意外自己在途中碰上了成畅。她怎么突然来了?有事干嘛不打电话?话说她看上去好像也是路过的样子啊,到底……
“呃,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成畅大约也发现3号线有些紧张,赶快解除了他的顾虑,“只是看到你就想起一些好消息,想跟你说下。”
“哦?”3号线问,“什么好消息?”
“34不分线了。”成畅很认真地说道。
“啊?”3号线有点莫名其妙,“什么意思?”
“呃,就是字面意思啊。”成畅的表情有一点尴尬,“不分线了,这个计划正式……宣告破产了,就是这样。”
3号线仍愣了几秒。过了一会,他终于明白过来,不由咧嘴笑了:“哦,原来这才宣告破产呀,我还以为早就流产了呢。我想想啊……”他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你们从09年就开始说要在15年完成分线了,六年了,时间也到了,果然还是搞不定吧,我就说我们分不了的。”
“是是是,你们赢了。”成畅送了他一个白眼,“恭喜啊,你们的爱情要天长地久了。”
“哎哟喂,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啊?”3号线继续嘲她,“我们可没有拦着你过啊,明明是你自己没钱脑子又不清楚。”
“听起来你还挺盼着分的?”成畅挑眉,“行啊我现在就让他们重新研究方案去,国家支持的。”
“算了吧,万一再破产又得给人笑话了。”3号线笑。
“你怎么就知道一定会破产?”成畅远远看到4号线,急忙打住,“诶,不说这个了,改天再聊吧,拜拜!”
“啊?哦!拜拜!”3号线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回身看到4号线才明白对方为何这么匆忙地结束了话题。4号线走过来,好奇道:“嗨,你刚刚在跟畅姐聊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没啥,她只是来通知一声,说我们不会再分开了。”3号线道。
4号线有些奇怪:“可是,我们不是一直……呃……在一起的吗?”
“啊,是的。”3号线笑笑,“所以我刚刚在笑她脑子杠牢了。我们本来就会一直在一起的嘛。”



#上海轨交拟# #一些有病的脑洞#
我的男朋友4号线对我炒鸡好,每天上学放学都来接我。我只要往那一站,十分钟内他一定赶到。我不理他不跟他走,十分钟内他还会再来一次。我的男朋友4号线对我真的炒鸡好。
*******
3号线和4号线是世界上最悲苦的一对人che儿。3号线每天都在追逐着4号线,而4号线每天也在追逐着3号线。他们何尝不知道对方的心意,但他们却宁愿永远像这样互相追逐,并小心翼翼地保持着与彼此的距离。这一切,都是因为——
如果追上的话就是撞车了。
*******
所以1号线和10号线都追到过自己。这两位可否组成自恋组。
开个玩笑,过火歉删。
*******
3号线和4号线是世界上最悲苦的一对人che儿。他们无数次擦肩而过,却只能任凭自己与对方的距离越拉越大……
……很明显,鱼的脑洞不足了。
*******
3号线和4号线是世界上最悲苦的一对人che儿……
【莫急,我只是懒得想新开头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片乐土,在那里,他们可以不受一切束缚,可以不用保持那可恶的距离,可以自由自在地尽♂情♂交♂流……
但是那个地方……
没有老司机的带领我等凡人是进不去的啊(´・ω・`)
【江杨北路车辆段:用于3号线的停放和养护,并承担4号线的高级养护工作。】
【4号线自己的蒲汇塘停车场别说高级养护了现在连车都快停不下xx(新车肯定是停不下了)】
*******
“今日上海北部发生里氏1.8级震动,宝山部分地区有一定震感……
“据震动检测中心的报告,震动中心位于江*北路车辆段。目前尚不清楚震动原因,可能与其中停放车辆有关……
“由于此次震动与地质活动无关,故不能将其定性为地震。专家经讨论后决定暂且将此次震动定义为‘车震’……”
以上,都是某鱼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
发现基本都是34。
……和110。
*******
最后将一张图送给明天仍然单身的你们。
什么?你问我过不过节?
当然不过!
我可是有男票的人!
要知道,我的男朋友4号线……



#上海轨交拟# #新三段开通迟贺#
【*申畅,即原成畅,性别女,(约等于)申通拟人。】

申畅最近很忙。
毕竟新段开通前夕,她不可能不忙的。要监管新站装修进度吧?要请砖家来评审吧?要请人民群众来试乘吧?这都是事啊。
还要到处捉虫。申畅想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看向手边的一刀贴纸。
……还要贴膏药……

“新段要开通了,呃,新的标识上难免会有些问题,请大家帮我留心下,发现了就尽早告诉我,谢谢啦。”申畅托众线路来帮忙。
众线路在捉虫上真是极负责的。没过多久,13号线就来找申畅:“畅姐,山海关路站不是改名叫自然博物馆了吗?电子图上面印的还是山海关啊。”
申畅感到有一些胃疼:“应该是弄错了,我会帮你贴掉的……”
又过了几天,好几位线路一起找到了申畅:“畅姐,12的新线路图上问题有点多!”
“啊?哪里?”申畅有些不太好。
“南京西路可没有和1号线的换乘哎!”12号线指着南京西路站名旁印着的①。
“这边,陕西南路,陕的拼音应该是Shaan吧。”1号线指出另一处。
10号线补充:“这边的sorth也打错了,应该是s-o-u-t-h啦。”
8号线再揪出一处:“还有这边,我的线路数字颜色应该是白色的吧……”
“……我知道了……”申畅感到头有点晕,“我慢慢改……”
“能不能重印啊,这错得也太多了。”12号线有些不满,“网上还有人找到了更多错的,这得贴多少膏药啊,老难看的。”
“没有那么多钱重印啦……12将就一下好不好……”申畅恳求,“其实我也不想贴那么多膏药……”
毕竟膏药也是钱啊!她在心里补充,顺便问候了外包公司的十八代祖宗。

申畅已经想好,今年要在12月19号就开通新段——叫你们都说是12月27号开通,我要打你们脸╭(╯^╰)╮
然而俗话说的好,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申畅手下的小编往微信平台上发消息时,不小心把带有开通日期的运转图附了上去。尽管消息很快就被删除,但是——还是有不少人看到了。
“官方的权威性都被你搞没了啦!”申畅很愤怒地把那个小编骂了一顿。看新站的保安大爷把消息透出去就算了,官方怎么能透呢?我我我我生气了我要把开通日期改成别的!改18号!改26号!就不放19号了!
她一边想一边刷着论坛,看到有人在玩笑说“申通会不会一气之下再改掉开通日期啊?”。
她膝盖一疼。“还是不改了吧……”

时间差不多了。申畅下令让各车站更换新线路图。
第二天她就收到了来自众线路和网友的热烈吐槽。
“这图也太丑了吧?!”
“干嘛不用原来的画风……”
“汉中路那边的折角好难看哦……”
“咳,黄浦江总该放一个吧……”
“真的很难看吗……”申畅看了看那张线路图,的确不那么好看,但是……“呃,过几个月会再换新的嘛,到时候再换一张更好看的!”
“我看新车站的图都是比较好看的那种嘛!”一些老线路指出来说,“这不公平,我们也要那种图!”
“……印都印了,好歹用一段时间吧。”申畅尴尬道。
大家不很买账。
“物尽其用物尽其用。”申畅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撕下来的都是钱啊!”

终于到了新段开通的冲刺阶段。
申畅也随之进入了每做一步动作都要被各种吐槽的状态。
比如贴膏药——这是大家万年的槽点,她已经习惯了。
再比如不小心又泄了开通时间随后很快地删掉——这个有什么好槽的啊你们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控制住自己没改开通时间吗?!
又有人吐槽新站的装修,吐槽看上去不很乐观的施工进度,吐槽各种她透露的新信息。
你们好难伺候啊——
申畅愤愤地关掉网页,看着贴在墙上的线路图发呆。
……有些事我也不想的啦……
……算了我的确做得不很好……
……先保证新段顺利开通吧……

12月16日,申畅很曲折地透露说,新段会在冬至前开通。
发完后她发现:她又忘记在运转图上去掉确切的开通时间了……
而且这次她还托小布发了一份,看到的人更多,也很难删了。
罢了罢了。看着评论里纷纷表示期待的人们,她劝自己道,本来惯例是提前两天,那么现在也就是早透了一天而已。反正很多人已经知道了……大家都很期待,何必再扫兴。
她没有发现自己在微笑。

12月17日,申畅按照惯例,正式宣布了新段开通的时间。
那天她心情真好,仿佛终于说出了什么憋了太久的话——事实似乎也的确如此。而且这新段的开通还标志了一些别的——上海地铁突破600公里,长三角地铁突破1000公里,继续位居全国第一……
她看到网友制作了一张图,一张动图,展现了22年来上海地铁的变迁。
22年了。600公里了。
真是时光飞逝。
不过那天也发生了一些糟心的事,比如4号线5号线接连故障了,再比如她发了一张自认为做得很不错的线路图,结果被发现虹2和虹火的机场标志和火车站标志标反了。
线路们也好死不死地嘲讽她:“畅姐好厉害,在航站楼乘火车,在火车站上飞机!”
“去去去,不许再跟我提这茬!”
“哦,那张图我们已经右键了,一手的黑历史哦!”
“删!掉!!不许让我再看到!!”

12月19日,上海地铁11、12、13号线新段如期开通。上海地铁总里程突破600公里。
那天申畅早早地起了,拿着相机,来到新段“轧闹猛”。
来拍照的人不少,新站的开通仪式更吸引了许多人围观。申畅自是不会再拍新站的装饰的,她但拍人,尤其是那些同样来拍照的人们。
你们用镜头记录你们喜爱的地铁,我用镜头记录喜爱地铁的你们。
她突然很想说一句官话:感谢大家对上海地铁的支持。
谢谢你们。

……我也会努力做得更好的!比如少贴膏药!


【申畅好可爱啊xxx但是现实中的申通不可能那么可爱吧xxx
嗯不管怎么说,毕竟是经营着上海地铁的公司,虽然槽点很多,但上海地铁能发展到今天,它多少还是应该被感谢的,而且据说申通真的是穷得吃土很不容易…。
希望你们能做得更好吧,SM也是,ST也是。
加油!
以及,
我爱你们!qwq】



#上海轨交拟# #13# #12# #1312x#
“话说,我前两天发现,我们所有线路中,只有13你没有什么别称呢。”午休闲聊时,12号线提到说。
“别称?什么别称?”13号线平时倒没怎么注意过此事。
“唔,就像三哥的明珠线、四哥的环线那样的别称啊。”12号线解释道,“感觉大家都至少有那么一个别称的,就你没有。”
“那就没有呗。”13号线不很在意,“反正平时也不太叫。”
“我倒想有人喊我的别称哩……”12号线嘟囔。突然她想到了什么:“哎,我发现了,13你还是有别称的!”
“什么?”
“SB专列啊!”12号线勾起嘴角。
“……”13号线撇撇嘴,“语重心长”地说,“你们这些年轻人,没有经历过世博,不知道它的盛大就罢了,还要这样子侮辱它。唉……”
“好好好,你厉害,你年长,你跑过的里程比我载过的人都多。”12号线一边说,一边趁13号线不备摸了摸他的脑袋,引得对方不满的瞪视。
“说起来,别称的话,前两天他们不是给我封了一个‘通车王’么?”13号线想了好一会,终于给自己寻出了一个叫得响的名字来。
“噗——”12号线一听就乐了,“微信小编一拍脑袋想出来的名字,你居然还当回事。你这别称说出来谁会认呀?”
“哪能了哪能了?”13号线慢悠悠地说,“许你叫‘换乘王’,就不许我叫‘通车王’?你那‘换乘王’不也是给人瞎叫叫叫起来的,不过喊的人比较多罢了。”
“什么叫瞎叫叫叫起来的嘛!”12号线一向得意于自己“换乘之王”的美称,哪能容13号线这样子讲它的来源,“我可是有实打实的连续12座换乘站哎,你多通了几次车算什么啊。”
“那我也是实打实地在五年内新通了四次车啊。”13号线讲着讲着还得意起来,“五年时间,四次延伸。轨道交通13号线,上海地铁史上最奇特的线路!”
你是有多自恋才会把这么十三的话背下来啊!12号线腹诽。她顺着13号线的话应道:“好好好,轨道交通13号线,上海地铁史上最奇特的线路,五年时间,四次延伸——目前全线已长达上海倒数第二。”
“12!!”13号线最恨被戳身高的痛脚(私设中各线路的身高与已开通长度正相关)。12号线笑着睨了他一眼,继续道:“轨道交通13号线,上海地铁史上最奇特的线路!”
“你就笑吧。”13号线没好气道,“反正过几年我还会再延伸的。等着瞧。”
12号线并不被他的“狠话”所动:“噫,即使你全线开通了,你的长度还是比不过我吧?”
“会比你高就是了。*”13号线闷闷道。
“嗐,和女孩子比身高,就这点出息。”12号线笑他。
“嘁。”
【*私设中各线路的长度和身高之间有一个转换公式,因为性别的不同其中有一个基数不同。故13号线全线开通后长度虽小于12号线,但他的身高会略高于12号线。】



#上海轨交拟# #1312# #彻底OOC了自己的私设xx#
【本故事改mo编gai自某著名虐狗传说xx】
在魔都的地下,有一位名叫13号线的优秀青年。他勤奋刻苦,踏实肯干,又有一张帅气的脸,然而因为个子太矮,他至今仍是单身(bushi)。这一天,他正如往常一样跑图。突然他的耳边响起蜜汁天音:“汉中路的魔法森林(?)里有一个女孩正在梳妆,快去悄悄拿走她放在一边的头绳,然后你就能脱单了!”
平日里被周围脱团狗虐得不要不要的13号线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好机会。他立刻赶到汉中路的魔法森林,那里果然有一个女孩正在编辫子,她就是12号线。13号线偷偷接近,拿走了她放在地上的头绳,随后躲到了一根柱子的后面。
12号线终于编完了辫子。她伸手去摸地上的头绳,却没有摸到。她起身在周围地上找了一圈,也没有寻到。她方了。这时,13号线拿着头绳出现在她面前,对她说:“我追你,如果我追到你,我就把头绳还给你。(大雾)”
于是13号线追到了12号线xxx
牵手后的两人在魔法森林定居了下来。他们非常恩爱,对过路的单身狗造成了无尽的伤害。然而这样美好的日子没有持续太久。一天,13号线出门去买小菜(?),1号线寻到了独自一人在家的12号线:“12,你是不是已经和13住在一起了?”
12号线点头。1号线厉声道:“小小年纪,别的没学会,倒先学会谈恋爱了?还玩同居?无法无天了!”
“大……大哥……我们……”12号线结结巴巴地试图解释。1号线冷冷道:“马上给我离开这里!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们两个混在一起!”
“大哥……”12号线乞求。
“不走是吧?好,那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们在这里待不下去!”1号线威胁。
12号线不敢再违抗。她流着泪往南边去了。临走前,她将几句话托付给了一只小蝴蝶……
13号线回到家,到处寻12号线不见。正纳罕,一只蝴蝶飞来,对他说:“12号线被1号线撵走啦。她现在往南去了,快去追她,或许还有希望!”
13号线心道不好,赶忙往南驶去(?)。路上他还在自然博物馆绊了一跤,差点摔折了腿(…)。终于,在快到南京西路的时候,他远远望见了那抹翡翠般的绿。“12!”他向那绿色呼喊。
“13!”12号线回应,同时放慢了脚步。他们越离越近了。然而一片浅绿突然挡在了他们中间。
“果然。还没死心么?”
“二哥!”两人几乎同时失声叫道。2号线冷笑一声,在身前画了一个圈,一片不可移动的建筑拔地而起(bushi),将两人永久地隔开了。他们再看不见彼此的脸,甚至听不见彼此的声音。但他们不甘心,仍不断地喊着对方的名fan字hao,“12!”“13!”一声声,撕心裂肺。
他们对彼此坚贞不渝的爱情终于感动了管理着魔都地下世界(也有一部分地上x)的神明(?)申畅*。于是申畅派10号线给12号线送了两张公共交通卡。持有公共交通卡的12号线,可在出站后30分钟内,换乘轨道交通13号线(xxx)。从此,相隔了一个街区的12号线和13号线,终于可以每天持着交通卡与彼此相会30分钟,也可以去2号线的站厅里踩上几脚(x)。
*******
“今天的‘听畅姐讲故事’到此结束。”申畅合上硬面抄,“大家以后到南京西路站进行换乘的时候,也要记得带上交通卡哦。”



#上海轨交拟人# #关于轨交X运的日常#
【其实我觉得他们平时不太会依据运营公司凑在一起?嗯这里就设定为午休时会在一起休息好啦!x】
——一运(1、5、9、10)——
1号线照例趴在桌子小憩,5号线照例趴在1号线旁边偷看他睡觉(咦?),9号线照例拿着iPad打游戏,高冷的10号线(x)照例拿着一本书看。
过了一会,1号线照例醒了,照例看到5号线睡着了(……),然后照例提醒9号线不要老看电子产品。
——今天的一运也一如既往的和谐xx
*******
——二运(2、11、13)——
2号线的午休时间基本都用来靠在沙发上睡觉。
为了不冷气氛,11号线总是到处找话题和13号线聊天。
一米九的11号线觉得今天的二运气氛也很融洽。
一米五的13号线只觉得脖子仰得好酸T^T
——今天的13号线也在致力于使二运的平均身高显得不那么吓人!xx
(注1:2号线一米八)(注2:以上身高均为私设身高个位数四舍五入后数值)
*******
——三运(3、4、7)——
有些情侣呢,如果你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或者对此类事情不太敏感,那你会觉得他们之间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果你知道某些内情的话,你就会发现他们其实时刻都在秀恩爱,而且秀得很厉害……
7号线默默用杂志挡住脸,假装自己刚刚没看到3号线给睡着的4号线披了件衣服——以再平常不过的表情和动作。
“要用一颗平常心面对生活……”他给自己洗脑,“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他看看3号线和4号线,想想6号线和8号线,再想想9号线……
7号线,卒。您可选择在午休结束后将该角色复活。
——今天的三运也一如既往地虐着狗(´・ω・`)
*******
——四运(6、8、12)——
“还是这样。哎。倒是收获了一个橙子。”12号线边说边剥着手中的橙子。
“老七给的?”6号线问。
“是啊。”12号线道,“除了他还有谁能这样自带水果啊。”
“啧,你有没有想过这个橙子是预备给你九姐的啊。”8号线似乎很为这个橙子的最终归属痛心。
“他自己给我的啦,我总不能说不用了七哥你还是把这个橙子留给九姐吧,这就太明显了好嘛。”12号线翻了个白眼,“我前头拐去肇家浜看看有没有什么新情况,结果不小心碰着他了。于是我问他知不知道九姐在哪里,他‘呃’了半天说不知道,然后为了转移话题就给了我这东西。”
“我好像get到了新技能。”8号线嘻嘻笑,“哪天我也去肇家浜问问他阿九在哪。”
“你自己作死我可不救你啊。”6号线看了他一眼。
“为了老七的幸福我们要有勇于牺牲的精神!”8号线一脸正义。
“这种高智商的任务你还是交给12吧。”6号线哼了一声。
——今天的四运也在致力于为79助攻!xxx
*******
——磁运(磁浮、16)——
磁浮认为,在女孩子面前,保持高冷形象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他把脸藏在时尚杂志(?)的后面。
16号线觉得,磁浮大概不屑于跟作为地铁的她说话吧,不然他干嘛老拿着一本杂志还不翻页呢?所以她只好自顾自看书看手机了。
——今天的磁运也没能正常地交流…。



#上海轨交拟# #一个关于身高的恩怨情仇x# #23#(咦?! #前一个tag你们别信xx#
【私设中各线路身高均与线路长度正相关,同样长度情况下女孩子的身高会比男孩子矮一些。】
若要问“突然长高很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2号线应该是位很合适的答主。今天的2号线是申通家公认的高个子,自2010年4月以后,他连续三年多代表了申通家的最高海拔(x)。但就在2010年以前,2号线的身高还是件很悲惨的事情——比起5号线13号线之流(…)只略好一点。不过由于2010年以前线路们大多也不很高,2号线的矮还不那么出众,加上他的表情总是比较严肃,所以大部分弟弟妹妹还是会规规矩矩喊他“二哥”——不像闵行区某条年纪在家里排行第四的轻轨线,基本没什么人管他叫“哥”,心疼xx
然而总有人会作死,总有人要挑衅一下暂时比自己矮的“二哥”,不然也不会有今天这个故事了——这位作死小能手就是轨道交通明珠线,咳,现称3号线。xx
2010年以前的3号线,在身高上可算是人生的赢家。刚开通时就比1号线2号线都高,在1号线北延伸段开通后曾短暂地交出了第一高的位置,但在自己的北延伸段开通后又将第一高的位置重新夺回,并一直保持到了2010年4月(09年末以后3号线的实际长度其实是比9号线略短的)。许是因为长得高,3号线打小就不服2号线那个“二哥”的位置,借着自己比2号线高出许多,可劲儿欺负2号线。于是两人时常要闹矛盾,1号线对此也是头疼得很。
3号线招惹2号线最常用的一招,就是摸头。自打两人熟悉了之后,3号线一碰到2号线,打招呼的同时永远不忘摸一下2号线的头。2号线是不肯做出“躲”的动作的,他总是反击一样地打掉3号线的手,随后冷冷看他一眼以示警告。3号线却觉得2号线的反应好好玩,于是再摸,直到2号线实在受不了了跑掉为止——几次过后2号线再不去中山公园了,平时也是看到3号线就绕开,最后还是1号线出面,训了3号线一顿,2号线才不再避着3号线。但3号线还是时不时要摸一下2号线的头,1号线也说不好了。
3号线也不太肯好好称呼2号线。1号线有时管2号线叫小东西(2号线别称东西线),3号线就跟着叫。2号线其实不很喜欢这个称呼,1号线这么叫他还能接受,3号线这么叫,他就不很能忍了。两人为了这个称呼问题吵了好几次,有时候还追打起来,搞得1号线好尴尬,只好仅在私底下用用这个称呼,3号线在场时就不再这么叫,两人才终于不再为这事闹腾。不过这其实并没有彻底解决问题,因为3号线还是常常这么叫,只是2号线知道大哥难过了,不再跟3号线闹了,问题就好像解决了。
“你等着吧,等我延伸了会比你高的。”2号线实在气不过时,会甩3号线这么一句警告。
“哈哈哈哈等你长高了再说吧,别过个十年还是这样!”3号线并不care。
之后到了2006年时2号线倒还真延伸了一次,可惜并没有高过3号线——差了2cm,于是还是被3号线嘲讽了一番。但2号线也有了可以反击的地方,因为此时的4号线又比3号线高——很巧,也是高2cm。于是两人就着这2cm,你一来我一去地对掐了半年。倒是等到年末3号线延伸后,3号线反而不太跟2号线吵了——一来3号线自认为长大了,“不跟小孩闹了”;二来他现在的首要任务当然是做4号线的好哥哥!——这种时候再不赶快增加自己的兄nan长you力(?)还要等什么时候啊!——因此他和2号线的接触都少了,也就不容易吵起来。当然摸头和“小东西”还是在继续的——现在这个身高摸二哥头就像爸爸摸儿子头嘻嘻嘻嘻。
“明珠这家伙也就个子高一点,做出来的事情倒都跟个小小孩似的。哎,他大概就是喜欢惹惹你。”1号线安慰2号线,“其实你比他更像大人,我们不跟他闹好不好。”
“嗯。”2号线点点头。
“还是小东西省心。”1号线叹道。
就这样又过了三年。2010年到来了。
2010年2月底,2号线龙阳路-广兰路延伸段开通,2号线又长高了4cm,但仍比3号线要短一截。3号线依旧笑他,说二哥你开通一段延伸段才长那么一点啊。2号线却也笑:“还会长的。别着急啊。”
3号线被他笑得有点瘆,没再继续嘲讽下去。
2010年3月中旬,2号线西西延伸段开通,2号线又长高了一些,不过还是比3号线矮一些。但此时的3号线终于知道2号线将要延伸到哪了。早上碰到2号线时,他九年多来第一次规规矩矩地喊了一声:“二哥好。”
2号线微笑着应他:“明珠早呀。”
3号线整个人已经不太好。2号线平时可不太笑。他使劲扯出一个笑来回应,随后以最快的速度跑开了。
2010年4月8日,2号线广兰路-PVG延伸段开通。2号线身高直蹿16cm,一下子比3号线高了11cm。
3号线那天想尽了各种办法避开2号线,但最终还是不免在中山公园碰到了他。假装没看到未免太怂,3号线只好硬着头皮打招呼:“嗨……二哥……”
“嗨。”2号线的脸上又挂上了微笑。他边应,边上前一步,伸手往3号线头上一放随后狠狠往下按。3号线猝不及防,差点蹲在地上——其实也差不多了——只是在快蹲到底时他终于反应过来一扭身闪开了,随后丢下一句“那什么阿四找我有事我先走了啊”后飞快地溜走了。
“哼。”2号线嗤笑一声。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3号线一看到2号线就逃,也不敢在中山公园经过——除非和4号线一起。有一天,2号线在中山公园碰到他和4号线,哂道:“原来明珠也有要躲在他弟弟身后的时候啊。”
3号线气得咬牙,但又无法回击。他头一次懊悔于自己当年的作死——尤其当他瞥见4号线似乎也在偷笑的时候。
但他很快想到了什么。他牵起4号线的手,昂首阔步地走了。
4号线:??!
2号线:……



#上海轨交拟# #1312# #14(?)#
12号线和13号线乘坐在友谊的小船(划)12号线列车上。
“下一站,南京西路。……可在30分钟内换乘2号线、14号线南京西路。……”
13号线:12,我怎么觉得刚刚的报站好像把我给报成14号线了啊?
12号线:0v0|这……这个,嗯……你听错了吧?
几分钟后。
“下一站,汉中路。……可换乘1号线、14号线。……”
12号线:……
13号线:……
空气中仿佛回荡着友谊小船倾覆的声音xx
12号线:0v0|||这……咳,这要问畅姐嘛!她搞的录音!……我们已经在纠正了……!
13号线: ̄へ ̄你这么喜欢14号线,你干嘛不跟ta换乘呢?
12号线:……你——喂!
13号线:ˊ_>ˋ汉中路到了,我换14号线去了。
12号线:……嘁,那你去换啊。快去快去,祝你们1314!
13号线:ˊ_>ˋ瞧你这口气酸的。
12号线:哟,你倒是会反咬一口。谁先酸的啊?小醋坛。(捏13号线脸)
13号线:●へ●#不要捏,痛的呀。(打掉12号线的手)
半分钟后13号线发现本该下车的自己光荣地乘过站了xx

评论

热度(9)

  1. 天亦北_DF337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